主题颜色

女车工点火被烧伤,五级工伤如何调解

  2015年11月的一天,陆先生来到浙江省海宁市联调中心寻求帮助,中心大厅接待员接待了他,并询问是何缘由前来。原来,陆先生开办一家小企业已久,做的是灯芯配件。虽然厂不大,但也可以支撑一家老小的生活。就在2014年2月,女车工小金来厂里上班,2015年的1月,机器火头突然灭了,小金问师傅煤气还有没有,师傅说有,于是小金就自己点火了,谁知管子突然起火,烧到了小金的身上。厂里立即送她到海宁人民医院治疗,住院后出院了,但是一个月后,小金的皮肤出现异样,于是厂里又派人带她前往上海就诊,医生一致认为要锻炼,就配了点药膏,直到现在。但是现在小金的手不能动了,而且手上、颈部和脸都需要做植皮手术,前后可能需要5次,每次间隔半年。如今小金的生活起居全靠丈夫照顾,所以小金一家来厂里寻求赔偿。

  中心大厅接待员将此纠纷流转至联调会工作室进行调解。调解员了解到情况后,第一时间致电小金,问起现在的情况,以及打算怎么处理。在与小金电话沟通后,调解员与小金约定了几日后前来联调中心与陆先生进行一次面对面的调解,协商此事,小金欣然接受了。另一方面,调解员告知陆先生调解日期已经约定,陆先生也表示会按时到场。

  调解日当天,双方齐聚大调解室,小金和丈夫一同到场,陆先生也带妻子一起前来。调解员开始对双方提问并做笔录。陆先生到目前为止垫付了六万元的医药费,还预发了一万五千元的工资给小金用于治疗和生活支出。双方都希望一次性了结此事,但由于后期治疗和未来情况的未知性,双方对于赔偿的数额一直无法确定下来。这也是此次双方调解的目的,就是要将具体的赔偿金额定下来,并让双方都接受。

  小金丈夫之前带着小金已经做了工伤鉴定,结果为五级工伤,按照工伤五级的标准赔偿为18个月的缴费工资,医药费已经支付,工伤医疗补助30个月的浙江省平均工资计算,伤残补就业助金30个月,一共二十八万余元,加上医药费就是三十四万余元。然而这时,小金的丈夫开口了:“我们没有办法了,我自己没有钱去看,他们既然提出来要一次性解决,那再给我六十万元。”经调解员确认,小金丈夫的意思是不包括医药费和工资再另外支付六十万元。陆先生的妻子也坐不住了,面对这么高额的赔偿,显的有些不愿意。

  调解员开始给双方做思想工作,这件事情,双方都有些责任。其一,作为厂方对于员工保护的不到位和工厂设备管理的疏忽难辞其咎;其二,小金应该叫师傅过来处理或者跟老板说,而不是自己动手去点火。所以双方应当相互理解,相互退让。调解员也提到陆先生厂的规模也无法赔到六十万这个数额,而按照五级工伤计算赔偿费用,离六十万也相去甚远。调解员经过长时间、多次的沟通后,双方终于把赔偿数额缩短到三万,小金丈夫提出除医药费和工资外再支付四十六万,而陆先生的上限是四十三万。陆先生妻子这时主动劝说丈夫,终于双方以四十六万元为最终赔偿金额告终。

  书记员在几分钟后就把调解协议和调解记录做好,并在协议上注明支付方式以及付清日期。双方看完协议和记录后,都签了字,并承诺今后双方就此纠纷一切无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责任编辑 :Munro (易 安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不 能 转 载 ! )

分享或转发本文